您所在位置: 理论研究 >> 文化研究

试论文化与边疆治理

发布日期: 2016-12-22    作者:熊英   来源:西藏发展论坛   点击率: 0

摘 要:从文化的视野来考量边疆治理是一个新的研究领域,有效利用文化治理的作用,推崇多元文化下的和合生一,从新型的文化边疆观出发统筹内外战略和策略,达到国家和边疆的繁荣与稳定。

关键词:文化;边疆;治理

 

中国是个多民族的国家,文化的差异导致国家治理层面应充分发挥文化的治理作用,如何有效的将文化的治理功能与边疆治理结合起来,是目前我国解决边疆问题的一种新思路。

一、文化与边疆治理的国内外相关研究

(一)文化与文化治理

自20世纪以来,文化的重要性受到了世界各国不同层面的关注与重视,大量涉及文化的交叉学科不断出现,在这种背景下,治理理论被应用到文化领域。较早将治理引入文化研究的是英国伯明翰学派,早期的伯明翰学派带有马克思主义和葛兰西文化霸权特色,发展到后期受福轲治理术的影响,表现在对文化政策的研究上。文化对于治理,是一种手段、措施和支撑,也是一种目标、内容和引领。文化的治理功能对社会和人的影响和控制不具有强制性,其作用发挥过程是人的思想和行为从内而外的转化过程,因而也是稳定和持久的。国内一些学者基于本土经验,将治理理论的这一立场与文化领域的思考相结合。他们指出,伴随政府职能的演变,文化领域中传统的公共文化管理体制也确实应该向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转变。通过“把治理引人公共文化服务”的呼吁,文化治理有了它本土语境中的命意。学者胡惠林认为,“文化治理强调政府主导作用与社会共治的结合,试图通过一系列政策、制度的安排,借助文化的功能解决国家发展中的问题”。通过文化的作用,促进社会价值形成共识、文明成为主流、利益得到调和、冲突实现消弭、矛盾取得化解,最终实现社会的和谐、稳定、发展和进步。

文化与治理的结合,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既体现了文化的功能特性,也表达了治理的发展方向。通过文化治理谋求文化一元与多元的包容整合;通过文化治理谋求制度与科学发展的统一对应;通过文化治理谋求政治和经济的统筹协调;通过文化治理谋求社会建设和生态文明的和谐统一。文化是民族的血脉,也是国家治理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文化发展与国家治理现代化的有机结合,是当代世界各国实现国家有效治理的战略选择。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是“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因此在文化领域,全面深化改革过程中无论在实践还是理论探索层面,“文化治理”都已成为一个值得关注和需要探索的问题。

(二)边疆与边疆治理

边疆始终与“民族、宗教、欠发达、反分裂等字眼紧密相关,“边疆”是用以标志国家与边界相连的区域,包括很多含义,诸如:政治、地理、文化、经济、社会等,边疆概念的演变有其特定的历史发展逻辑,从王朝国家时期的统治所及范围到现代民族国家明确的边界界定范围,从单一的地理含义演绎到政治、经济、文化等综合性的系统概念。当前对边疆的理解角度已愈来愈多元,边疆及边疆治理观的丰富性、多样性和动态性研究也逐渐得到重视。但对当代边疆内涵进行全面深入的开拓性研究也就是近几年的事,如周平、马大正、何明等。关于边疆观目前主要有二种,狭义的小边疆和大边疆观,前者主要指地理意义上的,局限在本国的边疆领土和周边国家。后者指站在全球的视野上,全方位统筹考虑国家的战略决策。

边疆治理方面,早在先秦时期,古人对地缘政治关系便有深刻的认识,提出了 “合纵连横”、“远交近攻”等应用于战争的策略,在处理核心区域与边疆的关系方面,古人又提出“以藩为屏”、“以夷治夷”等重要的策略与思想。关于古代治边的具体政策方式,主要包括移民、设治、驻兵、军民屯田、和亲、盟誓、纳质、朝贡、互市、羁縻政策与军事镇守相结合等等。云南大学方铁教授在《古代治理边疆理论与实践的研究构想》一文中认为“守中治边”与“守在四夷”是古代治边的核心思想,古代王朝国家还形成了如下治边理念或原则:内地与边陲两者,可喻为主体与枝节的关系;“不以蛮夷而劳中国” ,“治安中国,而四夷自服”;“欲理外,先理内”;谨守祖业、注重维护国家统一;以臣服或藩属的夷狄为国家边陲之藩篱;“谨事四夷”与对边陲慎用刀兵等。1949年,新中国成立,对于边疆治理,中国学习苏联模式,按照斯大林的民族理论将边疆问题化作民族问题加以处理,现阶段边疆治理方面我国采用的是边疆省区实行省制和民族区域自治制并行的行政区划体系,对于边疆民族地区存在的差距多采取帮扶、政策倾斜等措施。

(三)边疆文化治理

从文化的视野来考量边疆治理是一个新的研究领域,从国家安全战略的角度研究文化治理问题,可以提升国家的软实力,降低统治成本,维护国家繁荣与稳定,粉碎以美国为首西方国家的冷战思维文化侵略战略,对维护国家安全稳定和繁荣昌盛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关于边疆文化治理这一领域属于新鲜、探索的阶段,研究和可借鉴的资料不多,我国学者们多提出多元文化下的和合生一,推崇文化的融合、整合从而达到边疆的有效治理。笔者也赞同边疆文化的多元融合,但同时也应保持特有的鲜明民族性,达到文化的融合而不失其鲜明特色,同时运用新边疆观探索文化治理边疆的新路径,解决长期遗留的边疆历史问题。

目前边疆治理尤其是西藏、新疆的治理研究是当前我国的一个热点也是难点,以文化治理为视角的专门研究成果较少。站在小边疆观来看,边疆治理问题主要与周边国家的地缘政治、领土纠纷、极端民族主义、极端宗教主义和经济社会发展现状对边疆民族地区的影响有关。从文化治理的角度考虑,边疆治理与民族宗教信仰关联极大,处理不当会导致民族宗教问题,影响边疆的安全和国家的稳定。站在大边疆观来看,在世界反华势力的影响下,民族分裂分子及组织,从事的一系列分裂活动,对我国的经济建设、社会稳定、民族团结造成了恶劣的影响。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利用宗教、民族问题仍抱着冷战思维不放,把中国视作主要的潜在对手,欲借反恐契机,图谋形成对中国的战略合围之势,造成了我国边疆局势的紧张。

二、国际局势与边疆现状分析

美国主控国际事务的能力和意愿在下降,表现出了“不愿管”、“不敢管”、“管不了”这样一种状态。对于急待经济脱困的欧盟,其主要的精力放在经济的复苏和政治的整合。俄罗斯处于较孤立的状态,其实力虽然大增,但始终是美国的重点戒备对象,有望与中国联手突破僵局。印度、日本等国在合纵边横中谋求本国的私利。世界面临着大失序的这样一种状态。目前的状况是没有哪一级占据绝对的优势,处于“斗而不破、和而不同”这样一种状态。

我国与15个国家山水相连,边境线长达2.2万公里,有30多个民族属于跨国民族,云南就有16个跨国少数民族,这些跨国民族由于地理、历史、文化、经济等方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些因素的存在增添了边境民族问题的复杂性,且边疆又多是少数民族的聚居地,民族与宗教联系密切,文化差异较大。边疆与大国优势地缘战略建构、国家认同、祖国统一密切相关,治边治国紧密相连。边疆战略会影响到本国、邻国、辐射到全球。边疆的重要性体现在涉及民族、宗教、陆权、海权、领空、发展、防卫、认同因素,以及突显的全球战略。海域方面,日本、菲律宾、越南等国与我国的海域领土存在争端。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阻碍了我国与周边国家和谐发展,美国利用我国同周边国家存在的领土或海域的纠纷,挑动我国的周边国家的关系,制造紧张局势,稍有不慎,陷入纠纷与战乱。美国在全球的军事布局,增加了局势的不稳,加大了各地区的军备竞赛,有利于美国发展本国的军事高科技经济。

三、文化与边疆治理的一些看法

中国延用了几千年的边疆观,发展到今天,需要作出调整以适应变化了的国内、国际局势。新边疆观应以全球的眼光来看待中国,根据国家疆域观发展变化后的国际形势来看待边疆,将边疆置于国家和全球发展的全局中,分析形势,作出相应的战略及对策调整。国家安全观已从传统的以军事实力攫取领土转向到开拓诸多要素的世界市场。边疆的地缘政治价值逐渐被地缘经济等诸多价值所融入,实现一种“双赢”或“多赢”的局面。

(一)文化的多元融合、和合生一

文化力的作用在于间接、和缓,春风化雨般的润物细无声。唐、汉的强盛有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文化的强盛,在东亚国家具有国际性。实践证明多民族地区开放、自由、平等的文化环境有利于民族团结和各民族的共同发展;相反,区隔、封闭、歧视性的文化环境,则容易滋生民族隔阂,阻碍各民族自身的发展,文化的有效作用,在于利用好文化治理的功能作用,维护稳定,推动经济、社会的繁荣向前发展。

文化和谐,追求“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是不相悖”的合和情景,和合生一,一体多元的文化特色。文化的融合要以汉文化为主或为统领下积极发展各少数民族的文化,经济的发展也应如此。前苏联、南斯拉夫等国家导致的分裂就是没有致力于民族融合、中央的经济地位不如民族地区所造成的。对于民族优惠政策的看法,消化民族关系,强化公民意识这是主基调,可以采取地区优惠政策,用缓慢渐近式的方式逐步取消民族优惠政策。

在全球化背景下如何强化国家的认同,从发展的角度看,我们应把国家认同放在高于民族(族群)认同的地位,国家的文化认同必须大于族群的文化认同;应该通过构造中华民族文化共同的文化基础和文化象征符号的重建,增加民族认同与国家认同的重叠内容,以形成统一的中华民族共同体。

(二)文化的跨国交流与合作

在新型的边疆观下,促进各国的文化与交流应是一种常态。跨国的文化交流,针对不同的国家和不同的文化背景,要实现互利、共享、双赢的目的,首先要做的就是进行跨国的公共外交与文化交流,增进相互的交流与理解,树立良好的大国形象。公共外交的首要目的就是让外国民众了解我国,促进相互理解,尤其是文化方面,因为文化的充分沟通是其它一切沟通的基础前提。中国现处于大发展的阶段,如果对外沟通交流不畅的话,会让很多国家或民众产生误解,对中国的印象不好,也就是树立中国在国外良好形象的问题,因此要扩大增进对外交流与沟通。在这过程中也可以传播中国好的文化与价值观。在文化的沟通与传播的过程中也是学习别国文化的过程,在这过程中首先要充分尊重别的传统与文化,不要轻易忘加结论说谁优谁劣的问题。更不用说明施加影响或武力去征服,而是把好的东西放在哪里,让民众自由选择,达到润物细无声的这样一种效果,相反美国“9.11”事件就是一个惨痛的血的教训。

(三)“一带一路”战略

“一带一路”的实施,其实就是与沿途各国的经济、政治、文化等多种元素的相互交流与合作,达到和合双赢、共同发展、共享成果这一目标。中亚的丝路经济带方面,中国的丝路经济带战略与中亚国家的经济发展战略高度契合,亚投行,“丝路基金”将为丝路经济带的发展提供资金支持,丝路经济带受到中亚各国的普遍欢迎。“海上丝路”战略方面,2013年10月,习近平主席提出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战略,目的是加强与海上沿线各国的交流合作,推动双边共同发展,实现双赢。“统筹沿线各国政治、经济、文化发展需求,以保障各国社会经济发展、推动全面合作、构建利益和命运共同体为目标,发展互利共赢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逐步形成政治稳定、经济安全、文化包容的区域合作”。“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也是我国新型边疆观的全方位拓展。

(四)台湾问题的解决

台湾地区各方面的发展都融入了东、西方的元素。解决台湾问题的关键在于祖国的强盛,让台湾形成强大的归属感,通过对话交流沟通等方式解决,我国已出台了《反分裂国家法》,必要时诉诸武力。一是加强海峡两岸各方面的联系交流,即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全方位立体式的沟通与交流,让台湾与大陆水乳相融,相互依存。二是挤压其政治、经济、外交等的发展空间,让其各方面的发展滞后。尤其是主张台独的民进党上台执政话,更应如此。前苏联、南斯拉夫等国家导致的分裂就是没有致力于文化等的融合、中央的经济地位不如民族地区所造成的。相反如台湾各个方面的发展滞后于大陆的话,归属,归附感就会自然形成。三是扶持和培养维护祖国统一、反对台独的党派。

(五)西藏、新疆的文化与宗教

我国历代王朝治理边彊基本采取的是因俗而治的政策。对待民族分裂、民族问题,推崇多元文化下的和合生一,文化的融合、整合从而达到边疆的有效治理。由于对多元文化的包容,造就了以汉文化为中心,多元民族文化及宗教的丰富多彩及包容,在长期的历史演进过程中边疆少数民族与中原王朝多次出现分分合合,但大一统的观念共存于汉族与各少数民族观念中,既出现了汉唐盛世,也有蒙元、大清帝国。

西藏文化是迄今保存最完好的古文明,独具神奇的魅力,而当前政府要做的就是如何保护、深挖西藏文化的潜力与魅力。民族问题始终与宗教相联系,而宗教一旦与政治相结合,就会对国家与社会产生具大的推动力或破坏力,国家在对待西藏宗教问题上,应避免宗教事务的政治化倾向。宗教只能与经济、文化、生态、社会发生作用,产生它应具有的好的功能。诸如:道德规范、保护生态、传承文化多样性、产生经济价值等。

新疆位于中国西北部,面积166万平方公里,占全国总面积的六分之一,是中国面积最大的省级行政区,陆地边境线5600公里,周边与八个国家接壤,是古丝绸之路的重要通道。新疆是历史上沟通东西方和丝绸之路的要冲,位于欧亚大陆的“心脏地带”,是东西文化、民族、宗教的交汇之处。是当代“亚欧大陆桥”的必经之地。新疆居住着多个民族,广泛信仰伊斯兰教,民族、宗教关系较为复杂。疆独是在20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苏联解体与泛突厥主义紧密相连的“东突”势力受到国际宗教极端组织的鼓噪,建立所谓的“东突厥斯坦”为目的,勾结国际恐怖主义危害中国各族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具有民族、宗教问题国际化的特点。

伊斯兰教信仰及恐怖主义方面问题的解决,一是要正确区分温和派穆斯林即主流多数与少数的极端主义者,很多人会产生错误的看法把信仰伊斯兰教的穆斯林看成恐怖分子。二是在穆斯林国家和地区要充分尊重其文化、信仰及民愿,这是与穆斯林民众和谐相处的基础。三是尊重伊斯兰教和利用《古兰经》积极正面作用引导温和派穆斯林反对恐怖主义,实现和平。

 

参考文献:

[1]胡惠林.国家文化治理[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2.

[2]周平.我国的边疆与边疆治理[J/OL].政治学,2008-04-18.

[3]陈霖.中国边疆治理研究[M].昆明: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2011,71页.

[4]吕朝辉.当代中国陆地边疆治理模式创新研究[D],昆明:云南大学,2015,5月.

[5陈振国.和合生一:文化融合造就一体的社会[D],上海:华东师大,2012年12月.

[6]王力雄.西藏问题的文化反思,战略与管理.1999(5).

[7]马大正.试论当代中国边疆治理的几个问题[J/OL].西北民族论丛,第十辑.

[8]孙勇.大边疆战略视野下的“西藏问题”分析[J/OL].西部发展研究,2013.

[9]谢新松.文化的社会治理功能研究[D],昆明:云南大学,2013年6月.

[10]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所,国际战略与安全形势评估[M],时事出版社,2014/2015.189页.

[11]周平,李大龙中.国的边疆治理:挑战与创新[M],中央编译出版社,2014,2页.

[12]张植荣.中国边疆与民族问题—当代中国的挑战及由来,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255页.

[13]赵启正.跨国对话:公共外交的智慧[M],新世界出版社,2012.

 

分享到:
中共西藏自治区委员会党校 西藏自治区行政学院 保留一切文字图形权利 藏ICP备09000421
主办单位:中共西藏自治区委员会党校 西藏自治区行政学院
制作单位:中共西藏自治区委员会党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