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 理论研究 >> 民族宗教

建设民族团结宗教和睦的新西藏

发布日期: 2013-07-06    作者:齐扎拉 潘建生   来源: 中国民族报   点击率: 16

西藏是藏族占全区总人口比例最高的我国民族自治地方,也是群众性信仰藏传佛教的边疆民族地区。据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全区300多万总人口中,藏族人口为271万多人,占90.4%。[①]全区现有1700多处宗教活动场所,藏传佛教寺庙僧尼达46000多人,大多数藏族和门巴族、珞巴族等民族群众信仰藏传佛教;有4座清真寺,西藏散居的回族群众信仰伊斯兰教;有1座天主教堂,西藏纳西族和少数藏族群众信奉天主教。[②]西藏和平解放62年来,中央亲切关心和英明领导,全国人民大力支援,西藏各族人民同心协力、艰苦奋斗,使西藏经济社会实现跨越式发展,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历史性巨大变化。60多年来,党的民族政策和宗教政策在西藏得到全面贯彻落实,各族人民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各宗教和睦相处、和谐共存,共同谱写了西藏经济社会跨越发展的壮丽史诗,共同奏响了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团结奋斗的时代强音。

一、支持西藏加快发展和促进各民族共同繁荣

西藏是我国边疆少数民族聚居区之一,是祖国西北、西南的重要安全屏障。西藏和平解放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央人民政府制定实施了一系列大力帮助和支持西藏跨越式发展的特殊优惠政策,引领西藏各族人民成为社会主义新西藏物质文化财富的创造者和享有者。社会主义祖国大家庭中,西藏各族人民倍感中央关心和全国人民支援的温暖,十分珍惜长期形成的兄弟情意,对中华民族的归属感、对伟大祖国的认同感和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自信感不断增强。

中国是全国各族人民共同缔造的统一的多民族国家,西藏人民是中华民族大家庭的重要成员,西藏自古以来就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在悠久辉煌的5000多年中华文明史中,西藏各族人民同祖国各兄弟民族密切交往、交流融合、休戚与共,共同开发和保护祖国的大好河山,共同创造悠久灿烂的中华文化,共同推动祖国的发展进步。唐朝,藏、汉等中华民族成员通过王室间联姻、会盟和交往等,在政治上形成团结友爱的亲谊关系,在经济和文化上建立密切联系。公元十三世纪中叶,西藏地方成为元朝中央政府管辖下的十一个行省之一,此后西藏一直处于祖国中央政府的有效管辖之下。这是西藏各民族与中原各兄弟民族之间政治、经济、文化往来日益密切的必然归宿,也是各民族谋求共同发展进步的必由之路。1840年鸦片战争之后的100多年间,积贫积弱的西藏与祖国其他地区一样遭受了西方帝国主义列强的侵略、欺凌。在中国面临被列强瓜分、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西藏各民族与祖国各兄弟民族福祸与共、休戚相关的命运共同体特征更加凸显,各族人民维护祖国领土完整和民族独立的责任感空前激发和增强。但是,延续几百年的西藏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度,严重窒息了西藏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西藏陷入极度贫穷落后和封闭停滞萎缩的状态,各族人民灾难深重、生存维艰。1904年到过拉萨的英国随军记者埃德蒙·坎德勒,在其著作《拉萨真面目》中对西藏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残酷落后状态有详细记载。他指出,当时的西藏“人民还停留在中世纪的年代,不仅仅是在他们的政体、宗教方面,在他们的严厉惩罚、巫术、灵童转世以及要经受烈火与沸油的折磨方面是如此,而且在他们日常生活的所有方面也都不例外”。[③]

新中国的成立开启了中华民族实现独立解放和发展进步的历史新纪元,翻开了我国民族关系发展的历史新篇章,也为西藏人民在祖国大家庭中实现平等团结和发展进步带来了曙光。1951年西藏和平解放使西藏摆脱了帝国主义侵略势力的羁绊,打破了西藏社会长期封闭、停滞、衰弱、贫穷的局面,成为西藏从黑暗走向光明、从落后走向进步的起点,是西藏社会发展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历史转折点。西藏和平解放62年来,在中央的亲切关怀和全国各族人民大力支持下,经过西藏各族人民共同团结奋斗,推动西藏经济社会实现了跨越式发展,各方面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历史性成就,西藏各民族的面貌、西藏各地区的面貌、西藏民族关系的面貌发生了历史性变化。1952年至2012年,中央对西藏的财力补助达4000多亿元,相继安排了43项、62项、117项、188项、226项等一大批关系西藏长远发展和人民生活的重大工程项目,落实投资超过2000多亿元。1994年至2010年,对口援藏省(市)、中央国家机关及中央企业分6批,共落实支援西藏经济社会建设项目4000多个,总投资100多亿元。中央及对口援藏省(市)支援西藏经济社会建设项目的实施,有力促进西藏经济社会发展不断跃上新台阶。1951年西藏地区生产总值仅有1.29亿元,2012年达到701亿多元。其中,1994年以来西藏地区生产总值连续18年达到两位数增长,年均增速达12%。“十一五”期间(2006年-2010年),西藏地区生产总值先后跨上300亿元、400亿元、500亿元三大台阶,2011年突破600亿元,2012年突破700亿元。[④]

西藏和平解放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西藏各族人民的生活水平大幅度提高和改善,农牧民居住环境和农牧区面貌发生显著变化,平等团结互助和谐的社会主义民族关系日益巩固和发展,各族人民正在向着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胜利迈进。1959年西藏民主改革前西藏人均GDP仅为142元,1989年西藏自治区人均GDP首次跃上1000元台阶,2001年跃上5000元台阶,2006年跃上10000元台阶,2012年跃上2万元台阶。目前西藏自治区人均GDP已达到3000美元,而印度人均GDP仅为1500多美元。1959年西藏民主改革前西藏农牧民人均纯收入仅有35元,1978年首次超过100元,1985年跃上500元,1979年突破1000元,2005年跃上2000元,2008年跃上3000元,2010年跃上4000元,2012年达到5645元。西藏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978年为565元,1986年跃上1000元,1996年跃上5000元,2007年跃上10000元,2012年达到18056元。1951年,西藏城镇居民人均居住面积不到3平方米,2012年达到30多平方米。2006年开始,西藏实施以安居工程为突破口的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使90%以上的农牧户住上了安居房,人均居住面积增加到20多平方米。[⑤]同时,整体推进农牧区水、电、路、讯、气、广播电视、邮政和优美环境综合建设,实现了村村通电话、乡乡通宽带,西藏农牧区面貌发生历史性变化。西藏每百户农村居民家庭拥有家用电脑0.3台多、移动电话50多部、生活用汽车5辆,其中拉萨市每百户城镇居民家庭拥有家用电脑60多台、移动电话180多部、家用轿车30多辆,人民群众的幸福感逐年提升。[⑥]西藏和平解放前适龄儿童入学率不到2%,青壮年文盲率高达95%。目前,西藏适龄儿童入学率、初中入学率、高中入学率和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分别达到99.2%、98.2%、60.1%和23.4%,青壮年文盲率下降到1.2%,15周岁以上人口人均受教育年限达到7.3年。孕产妇死亡率由1959年的5000/10万人下降到 174.78/10万人,婴幼儿死亡率由和平解放前的430‰下降到20.69‰,人均预期寿命从和平解放前35.5岁提高到67岁。据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西藏人口由和平解放前100万增加到现在的300.22万人,其中藏族人口271.64万人,占90.48%。经过直接和间接选举产生的30000多名西藏自治区、地(市)、县、乡(镇)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中,藏族和其他少数民族占94%以上。全区干部队伍中,藏族及其他少数民族占70.3%,其中县乡两级主要领导中藏族和其他少数民族占81.6%。[⑦]

二、维修西藏佛教寺庙和保障宗教信仰自由

西藏是宗教影响既悠久又广泛的多民族多宗教地区,聚居或散居西藏的各少数民族都有宗教信仰,其中藏族群众信仰藏传佛教。西藏和平解放以来,党和国家充分尊重和保护西藏广大信教群众的宗教信仰自由,投资维修有重要文物价值的寺庙,保障正常宗教活动的进行,引导各宗教适应时代发展和西藏社会进步要求健康传承和和睦相处。在社会主义新西藏,西藏信教群众享有充分的宗教信仰自由,爱国爱教的宗教活动场所及教职人员的正常宗教活动得到尊重和保护。

尊重和保护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保障群众在思想信仰方面的民主权利,是我们党和国家的一项宗教政策。西藏和平解放以来的62年,我们党和国家坚持实行尊重和保护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引导各宗教及教派适应社会主义社会并和谐相处,寺庙僧尼学经、辨经、受戒、修行和活佛转世等传统宗教活动受到依法保护,广大信教群众的正常宗教需求得到充分满足。1951年5月23日,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签订了《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简称《十七条协议》),标志着西藏实现和平解放。《十七条协议》明确规定了党在西藏和平解放时期实行尊重和保护西藏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十七条协议》指出:“实行《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规定的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尊重西藏人民的宗教信仰和风俗习惯,保护喇嘛寺庙。”[⑧]西藏和平解放时期,党在西藏实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充分尊重了西藏广大信教群众虔诚的宗教信仰和宗教感情,赢得了爱国的西藏宗教界人士和广大信教群众的信赖、拥护。1955年10月23日,时任西藏地区参观团团长、西藏地方政府噶伦拉鲁·次旺多吉与毛泽东主席谈话时讲到:“看到解放军尊重宗教信仰,保护喇嘛寺庙,帮助人民解决困难,顾虑打消了。”[⑨]

1959年,党领导进行西藏寺庙民主改革,废除了西藏寺庙封建特权和压迫剥削制度;同时,按照我国1954年颁布实施的《宪法》相关规定,正确贯彻执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依法保障翻身解放当家作主的西藏各族群众的宗教信仰自由权利,保护爱国守法的西藏寺庙从事正常的宗教活动。10月6日,在庆祝中国佛教协会西藏分会成立3周年大会上,时任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宗教事务委员会副主任江措林·土登格桑活佛说:“在进行民主改革中废除了封建特权,恢复了佛教以慈悲、和平为宗旨的真正面目,僧尼们才开始了符合于佛教的真情和真正的宗教生活。”[⑩] 1960年3月,按照藏传佛教的宗教习惯,拉萨大昭寺照常举行传昭大法会,十世班禅在传昭大法会上进行讲经等佛事活动。1961年,国务院将大昭寺、甘丹寺、萨迦寺、扎什伦布寺、昌珠寺等寺院确定为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62年,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将拉萨小昭寺、热振寺、楚布寺、山南桑耶寺、日喀则白居寺、夏鲁寺、昌都昌都寺等寺庙,确定为西藏重点文物保护单。[11]1961年起国家拨款11万元修缮布达拉宫,对散乱的经书进行了整理和装帧。1963年国家拨款对甘丹寺进行了建寺554年来规模最大的一次维修,同时,对大昭寺、哲蚌寺、色拉寺等也进行了维修。

20世纪80年代进入改革开放历史新时期以来,中央和西藏地方财政先后安排7亿多元,用于修复开放甘丹寺、扎什伦布寺等一批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和各教派的重点寺庙,满足广大信教群众的宗教需求。1980年10月,国家拨出50万元专款修复甘丹寺主殿“珠康”和“色多康”。1月至6月,到拉萨哲蚌寺、色拉寺、大昭寺三大寺朝佛的信教群众达到1127659人次,其中到哲蚌寺的信徒有121431人次,到色拉寺的达到199181人次,到大昭寺的为782737人次。[12]1983年,国家拔专款并由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筹措配套资金,维修扎什伦布寺强巴佛殿。1986年国家拨专款600多万元、黄金50407.6克,维修西藏第一座佛教寺院——桑耶寺。1986年至1988年,国家拨款600万元、提供黄金217.7斤和白银2000斤等,修建第五至第九世班禅合葬灵塔和祀殿——班禅东陵扎什南捷。1986年2月17日,拉萨传昭大法会由十世班禅主持在拉萨大昭寺举行。之后,扎什布伦寺的大佛瞻仰节、甘丹寺的绣佛展和桑耶寺的多德等各种宗教节日先后恢复。1989年至1993年,由国家拨专款6400多万元、黄金 600多公斤和几百公斤白银,为十世班禅大师修建名为“释颂南捷”灵塔、祀殿。国家还投资5300万元并拔出大量黄金、白银等珍贵物资,对布达拉宫实施第一期维修工程。[13]1992年西藏自治区拨款2600万元维修藏传佛教格鲁派祖寺——甘丹寺,1994年国家又拨款2000万元继续修复该寺院。1995年11月29日(藏历木猪年10月8日),在拉萨大昭寺释迦牟尼像前,隆重举行了认定第十世班禅转世灵童真身的金瓶掣签仪式。经过金瓶掣签,认定坚赞诺布为第十世班禅转世灵童,并报请国务院批准,继任为第十一世班禅额尔德尼。

新世纪新阶段,国家及西藏自治区加大维修西藏有重要文物价值的寺庙的资金投入,同时引导创新寺庙管理,着力解决西藏宗教活动场所通路、通电、通水、通广播电视等难题,为广大僧尼提供基本公共服务。2001年起,国家安排专款3.3亿元,维修保护布达拉宫、罗布林卡、萨迦寺三大重点文物,这是西藏和平解放以来西藏投资最多、规模最大的文物维修工程。2007年,中央人民政府再次拨出5.7亿元,用于“十一·五”时期(2006-2010年)对西藏桑耶寺、昌珠寺、扎什伦布寺、大昭寺等重点文物进行全面维修保护。[14]“十二五”(2011-2015年)期间,西藏自治区共确定46个重点文物保护项目,规划总投资超过10亿元,其中17个项目已经开工。拉萨小昭寺壁画和“四大天王”重塑工程、聂唐卓玛拉康保护维修工程等项目已开工,甘丹寺和热振寺的维修工程也于2013年3月启动。现在,布达拉宫和大昭寺已列入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党坚持实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西藏广大信教群众自由地去寺庙、神山、神湖朝拜,经常性地转山、转经、布施、煨桑,每年到拉萨朝佛敬香的信教群众达100万人次以上。西藏广大信教群众传统的马年转冈仁波钦、羊年转纳木错湖等宗教活动受到尊重。萨嘎达瓦节、雪顿节等西藏传统宗教节日里,广大信教群众的转经、朝佛、烧香、磕头、布施等宗教活动受到保护。西藏各寺庙的宗教活动按照传统宗教仪轨正常进行,藏传佛特有的传承方式得到尊重。2005年,在拉萨大昭寺首次举行了藏传佛教学经僧人晋升格西拉让巴学位考试,5名高僧考取了当年格西拉让巴学位。自2005年恢复藏传佛教格西拉让巴学位晋升考试制度后,至今已有60多名西藏僧人获得了格西拉让巴学位。西藏寺庙通路、通电、通水和报刊、图书、广播、电视进寺庙等“九有”工程正在加快实施。西藏宗教职业人员被纳入社会保障范围,僧尼都参加社会基本养老保险和基本医疗保险,还由西藏自治区财政每年投入4000多万元为僧尼投保了团休人身意外伤害保险。

三、进一步把西藏建成民族团结、宗教和睦示范区

进入21世纪,西藏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进程融入祖国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新发展阶段,西藏民族团结进步事业和宗教传承和谐面临新的机遇和挑战。新世纪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新阶段,世界多极化和经济全球化在曲折中发展,世界经济政治格局出现新变化,科技进步日新月异,各种矛盾错综复杂;伴随着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市场化、国际化深入发展,我国社会结构、社会组织形式、社会利益格局发生深刻变化,处于改革的攻坚期、发展的关键期和矛盾的凸显期。面对当代世界因民族宗教矛盾引发局部冲突时起时伏等风起云涌的国际局势,尤其是面临达赖集团利用民族宗教问题加紧渗透的严峻挑战,要求进一步加强西藏各民族同全国各兄弟民族的大团结,着力促进西藏宗教关系和谐,把西藏建成民族团结、宗教和睦的示范区。这是当代西藏新型民族宗教关系适应时代发展的本质要求和必然趋势,也符合西藏各民族、各宗教及各教派的共同愿望和共同利益。

紧密围绕促进各民族团结、实现共同繁荣的主线,进一步推动各民族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不断形成实现国家及西藏繁荣昌盛、长治久安、人民幸福安康的强大力量,不断形成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强大力量。抓住中央实施新一轮西部大开发和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高度重视和关心西藏工作的机遇,充分利用中央赋予的特殊优惠政策和全国支援西藏的优势,扎实有力地推进西藏在科学发展轨道上跨越式发展,夯实促进各族人民大团结的物质基础。大力弘扬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中华民族精神,牢固树立“三个离不开”思想,不断增强对伟大祖国、对中华民族、对中华文明、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认同感和归属感,不断培育有利于民族团结进步的公民道德和社会风尚,使各族人民大团结的思想基础日益牢固。充分尊重和体现西藏各族人民主体地位,把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各族人民根本利益,作为促进民族团结进步事业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动员引导各民族加强交流和合作,共同创造更加美好幸福生活,打牢各民族大团结的群众基础。围绕促进西藏跨越式发展和长治久安主题,适应各族群众追求更加美好幸福生活的新期待,不断创新推进民族团结进步事业的方式,不断丰富民族团结进步事业内涵,不断增强民族团结进步事业的感召力、亲和力、吸引力,进一步推动各民族和睦相处、和衷共济、和谐发展。

珍惜机遇,求真务实,慎重周密,与时俱进,坚持全面正确贯彻执行党和国家的宗教工作方针政策,积极引导西藏宗教界人士思想上同心同德、目标上同心同向、行动上同心同行,发挥西藏宗教和信教群众在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和谐中的积极作用,促进西藏宗教和睦、寺庙和谐。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是我们党对待宗教的基本态度,其落脚点是引导信教与不信教群众之间、信仰不同宗教群众和睦相处,共同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中国。全面正确地贯彻实行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尊重西藏广大信教群众的宗教信仰自由权利,体现了党在西藏维护人民群众合法权益、尊重和保护人权的执政理念。要继续保护和维修西藏有重要文物价值的寺院,推进西藏寺院通路、通电、通水、通广播电视等“九有”工程,巩固扩大西藏寺庙僧尼参加社会基本养老保险、基本医疗保险和享受最低生活保障等“两保一低”成果,使西藏广大信教群众及宗教教职人员享有的宗教信仰自由权利得到充分保障。因地因寺制宜地推进西藏寺庙管理创新,建立寺庙民主管理与各级人民政府依法管理互补、互联的社会管理机制,进一步促进寺庙管理规范化、宗教活动正统化、宗教秩序正常化。深化西藏寺庙爱国主义教育和法制宣传教育,不断抵御和削弱达赖集团对西藏寺庙的影响渗透,实现有效抵御达赖集团分裂渗透与促进西藏宗教关系和谐双赢。支持西藏宗教界人士结合新的历史条件,努力对宗教教义作出符合社会进步、时代发展的阐释,切实做到“护国利民”。鼓励西藏宗教界抓住青藏铁路通车等历史机遇,合理开发自身具有的得天独厚的旅游等资源,并把相应的收入用于改善僧人生活、维修活动场所、开展佛经学习等方面。提倡西藏宗教界按照“修善积德”、“普渡众生”教义要求,积极开展社会公益活动和慈善活动。

中华民族具有5000多年连绵不断的文明历史,其成员依靠自己的勤劳、勇敢和智慧,开创了和睦共处的美好家园,培育了博大精深、历久弥新的中华文化,为人类文明进步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和人民幸福,是中华民族近代以来最伟大的梦想,是中华民族各成员的共同期盼和共同理想,体现了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的整体利益。实现中国梦必须凝聚中国力量,就是中国各族人民大团结的力量。包括西藏各民族、各宗教界在内的全国各民族及各宗教界,应在实现中国梦的旗帜感召下,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为梦想凝聚共识,为梦想汇聚力量,共同推动中国梦的实现,使中华民族更加强有力地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齐扎拉现任西藏自治区党委常委、拉萨市委书记,潘建生为西藏自治区党校教授、处长)

      (发表于2013年7月6日《中国民族报》)

 


[①] 西藏自治区统计局:《西藏自治区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主要数据公报》,《西藏日报》2011年5月4日第3版。

[②]国务院新闻办公室:《西藏和平解放60年》,《西藏日报》2011年7月12日第3版。

[③]埃德蒙·坎德勒著,尹建新、苏平译:《拉萨真面目》,西藏人民出版社1989年出版。

[④] [④]西藏自治区统计局、国家统计局西藏调查大队:《沧海桑田,雪域巨变----1959年西藏民主改革以来的经济社会发展评述》,《西藏日报》2008年4月8日第3版。

[⑥][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西藏和平解放60年》,《西藏日报》2011年7月12日第3版。

[⑧][⑧]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共西藏自治区委员会:《西藏工作文献选编(一九四九——二00五年)》,中央文献出版社2005年出版,第43~44页。

[⑩] 江措林·土登格桑:《在庆祝中国佛教协会西藏分会成立三周年大会上讲话》,《现代佛学》1959年第6期。

[11]国务院新闻办公室:《西藏民主改革50年》,《西藏日报》2009年3月3日第3版。

[12] 北京大学社会学人类学研究所、中国藏学研究中心编:《西藏社会发展研究》,中国藏学出版社1997年出版,第348页。

[13]国务院新闻办公室:《西藏民主改革50年》,《西藏日报》2009年3月3日第3版。

[14]国务院新闻办公室:《西藏民主改革50年》,《西藏日报》2009年3月3日第3版。

(网络编辑:旦增朗达)

 

分享到:
中共西藏自治区委员会党校 西藏自治区行政学院 保留一切文字图形权利 藏ICP备09000421
主办单位:中共西藏自治区委员会党校 西藏自治区行政学院
制作单位:中共西藏自治区委员会党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