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 理论研究 >> 党建研究

亚当·斯密的美德思想对提升中共执 政道德建设的启示及当代价值

发布日期: 2019-10-09    作者:张梦园   来源:中共西藏自治区委员会党校   点击率: 13

摘要:本文基于亚当·斯密关于人性中美德体系的论述,阐述了从道德情感、道德信念与道德行为等视角汲取其中有利于促进中国共产党党员道德修养提升的养分,进而达到执政道德层面的价值认同和制度认同,重塑执政党的道德理想和伦理认知的目的,巩固执政基础,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

关键词:亚当·斯密;美德思想;执政道德;中国共产党

 

亚当·斯密在《道德情操论》中系统地阐述了自己的美德理论:美德是公正的旁观者根据社会的普遍道德规则所推崇和赞美的那些品性;主张从同情原理推演出一切道德情感,并将公正旁观者中的同情感作为判定情感合宜或适当的标准;提出审慎、正义、仁慈和自制四种美德。亚当·斯密认为,所谓美德就是公正的旁观者根据社会的普遍道德规则所推崇和赞美的那些品性。“美德,亦即审慎、公平、坚定与节制的行为,不仅是最可能的,而且也是最确实可靠的,通向幸福甚至是今生幸福的道路。”1

在当代中国,中国共产党是执政党,其执政地位的获得是通过革命战争中血与火的考验最终由人民大众作出的正确选择。民众之所以如此信任、赞同与拥护党的执政,其中至关重要的一点就在于中国共产党作为一个政治组织的道德至上性。进入到和平年代,中国共产党由革命型政党转变成执政型政党,党的道德形态也将深刻影响整个中国社会的道德状况,而这种道德形态恰恰是构建和谐社会的重要价值基础。党的组织道德不仅体现在党的章程和各项规章制度要有其道德基础,彰显道德的先进性与进步性,而且体现在党的组织活动、权力运作要遵循执政道德规范,应当成为其他社会组织和全体公民的道德典范。2 实践已充分证明中国共产党要长久保持执政地位,就必须寻得其执政的道德支持。

加强党的道德建设的重点和关键是加强党员的个人品德建设,即修身为先。这是因为,加强党的道德建设的重点和关键,是加强党员的个人品德建设,即修身为先。这是因为,党的先进性要靠千千万万高素质的党员来体现,党的整体道德水准有赖于每个党员的品德修养水平。党员的道德观念、道德情操、人格品质,是一种最直接、最生动的力量,最具基础性和根本性,最有说服力和感召力。这就迫切需要教育引导广大党员把德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在增强党性修养中,培养出与时代相适应的道德情感、道德意志和道德信念,形成美好的道德语言、道德行为和道德习惯,不断发现和克服自身的缺点和不足,提高自己的道德素养。

面对党的执政活动的新变化,概括与提练党的执政道德的新内容,使党的执政道德成为一种既与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相承接,吸收一切外界有利因素,又体现时代特点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型执政道德,是时代提出的重要理论课题。这与亚当·斯密关于人性中“同情”和以此为基础衍生的美德体系的论述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一)培育道德情感,把人民的福祉当做自身的幸福源泉

斯密认为,人天生具有同情心,可以通过想象感受他人遭受的处境。“人,不管被认为是多么的自私,在他人性中显然还有一些原理,促使他关心他人的命运,使他人的幸福成为他的幸福的必备条件,尽管除了看到他人幸福他自己也觉得快乐之外,他从他人的幸福中得不到任何好处。”我们自身也会产生一种情感,这种情感是用以判断和审视当事人的品质或行为是否合宜。同情不仅仅是“怜悯”,更是一种“同感”。英国哲学家休谟也曾说,道德起源于人们的同情之心。可见,道德情感是推动人们选择善的重要力量。而情感的冷漠则大大削弱了道德的情感基础,使个体道德失去了向上与进步的动力。3作为领导干部,应当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权为民用,利为民谋,为人民群众掌好权,执好政。这需要对人民群众有深厚的阶级感情,只有有了这种感情,才会做到想人民之所想,急人民之所急,才能关心百姓疾苦,才能真正做到群众利益无小事。现实生活中的许多领导干部行为失范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犯了这种道德情感冷漠症,失去了践行执政道德的情感力量。3

领导干部的道德品行不仅表现在他们的道德觉悟高低上,而且表现在是否具有道德情感上。一个真正关心群众的干部,一个真正对人民献出爱心的干部,才称得上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有道德的干部。因此,热爱人民、真情奉献的道德情感是新时期领导干部必不可少的道德素质。领导干部在工作中应该对人民群众倾注满腔的热情,真正做到亲民、爱民,关心群众疾苦,倾听群众呼声,尊重群众意愿,做群众利益的忠实代表者和维护者。要同人民群众同呼吸、共命运,关心群众疾苦,把人民的安危冷暖放在心上,想群众之所想,急群众之所急。这是同人民保持血肉联系的关键。

(二)树立道德信念,用“公正旁观者”拷问执政良心

亚当·斯密把良心比喻为“心灵的法官”,认为“它是理性、道义、良心、心中的那个居民、内心的那个人、判断我们行为伟大的法官和仲裁人”。虽然在一些场合,良心并不能得到一些人的理解,但是“在所有场合,良心的影响和权威都是非常大的,只有在请教内心这个法官后,我们才能真正看清与自己有关的事情,才能对自己的利益和他人的利益作出合宜的比较”。换言之,良心的作用可以纠正人类天性中自私而又原始的激情。4

中国共产党作为一种道德主体,在其发展壮大和领导革命与建设的历程中,特别是在成为执政党而执政的过程中,形成了自己系统的具有执政正义的道德观与执政的道德。中国共产党的道德观是立党为公、以为人民服务为宗旨的道德观。为人民谋福祉,人民本位、人民利益至上、一切以人民为依归,构成了中国共产党的道德价值追求,也是中国共产党坚守的“良心”标杆。只有确立立党为公、立党为民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正确道德观,政党才具有合伦理道德性,中国共产党的执政才具有执政合法性。合法性包含合法律性和合道德性,其中合法律性是合法性的重要保障,合道德性是合法性的价值基础。“德”一直是中国政治的最高追求。

中国共产党放弃“私利”,代表“公利”,将中华民族的前途和利益置于最高位置,反映了本质上的“普利性”和“利他性”,代表和协调了各方面的利益关系,彰显了中国共产党的德性本质和德行壮举。5中国共产党作为马克思主义政党,以其代表性自觉、先进性自觉、纯洁性自觉和执政党使命的自觉,恪守自己的执政正义立场和观点,并在领导中国革命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实践中,始终树立人民主体地位和人民利益至上的政治伦理精神,在不断加强和巩固与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的实践中,不断生长出强大的道德力量。

(三)欲为民节,坚守审慎自制的执政态度

正如斯密所认为的,当一个人拥有了严格的谨慎,严明的正义与适度的仁慈,也许可以称德行完美的人。但是,并不能说是一个品德高尚的人。因为,完美的人时常会受到一些因素影响我们的情绪、行动,这就需要我们能够自制。“自制的修养功夫,不仅本身是一项伟大的美,而且所有其他美德也似乎是从它那里获得它们的主要光彩。”

“廉者,政之本也,民之表也;贪者,政之祸也,民之贼也。”廉洁奉公,是自古以来为官从政的“大德”。廉洁作为党政干部的从政之道,其价值意义不仅仅在于洁身自好,更重要的还在于要“奉公”。中国共产党应自觉遏制自己的欲望,做欲望的主人,注意把握好各种欲望的尺度。自觉抵制官欲、物欲、钱欲、色欲的诱惑,过好权力关、金钱关、美色关、生活关,永葆政治上的坚定和思想道德上的纯洁。为此,应从大处着眼、小处着手,用党性原则约束自己,用反面典型警示自己,用群众的期望和意见反省自己,增强抵御各种腐朽生活方式诱惑和腐蚀的免疫力。领导干部一定要树立廉洁光荣、谋私可耻的荣辱观,珍惜党和人民交给的权力,为党和人民多做好事。要时刻按“自重、自省、自警、自励”的要求,常修为官之德,常怀律己之心,常除非分之想,常省自身之过,自觉做到慎初、慎微、慎独,始终保持共产党人那种蓬勃朝气、昂扬锐气和浩然正气。

要实实在在地为群众办事,把我们党的根本宗旨切实落实到各项工作中,落实到广大人民群众身上。尤其要坚持正确的义利观,为了人民的利益甘愿在个人物质利益上作出牺牲和奉献。要树立勤政为民的服务的观念,当好社会公仆,为了推进社会经济的发展和社会全面进步,为了维护、实现、发展人民群众的更高物质精神文化要求,深入实际,求真务实,改革创新,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要身怀爱民之心,恪守为民之责,善谋富民之策,多办利民之事,努力为群众谋取看得见、摸得着的利益。

中国共产党的道德是其历史使命与无产阶级政党责任的历史自觉与政治自觉,是自我调整与社会、国家、人民群众关系的道德原则与规范体系。6任何政党都不可避免地要处于一定的生存环境当中,而周围的环境总是在不断发生着变化的。政党只有不断进行自身功能的调适适应,才能真正适应不断变化的周遭环境,使政党的各项功能作用得到更好的发挥。今天,在面临社会大变革的现实情境下,强调执政党道德建设显得尤为迫切和重要。由于目前正处在社会转型、体制转型的攻坚时期,经济和社会发展面临着一些不可避免的突出矛盾和问题,加上国际政治经济格局的调整变化,现代高科技的飞速发展,特别是信息化的广泛应用,对人们的思想观念和价值取向的影响程度前所未有。中国共产党面对这种翻天覆地的变化,只有顺应时代要求,摒弃传统的革命思维,与时俱进,积极扮演合适的功能角色,才能扩展深化执政基础,使执政党执掌政权的运行空间得到拓展。使得这种价值追求成为中国共产党领导革命、改革开放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内在精神动力。

 

 

参考文献:

[1]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8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56.

[2]章海山,张建如.伦理学引论〔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2.

[3]A.麦金太尔.德性之后[M].龚群等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5.

[4]亚当·斯密.道德情操论[M].蒋自强,钦北愚,朱钟棣,等,译.北京:商务印书馆.

[5]罗卫东.情感秩序美德:亚当·斯密的伦理学世界[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6.

[6]聂文军.同情在亚当·斯密伦理思想中的作用[J].现代哲学,2007(5):111-117.

[7]唐代兴.道德与美德辨析[J].伦理学研究,2010(1).

[8]徐丹丹.论社会正义的情感基础——同情[J].伦理学研究,2012(5).

[9]马 楠.亚当·斯密的同情理论及其对我国道德建设的启示[J].常熟理工学院学报,2012( 1) :31 -34.

[10]魏英敏.试论党德建设的若干问题[J].广西大学学报,2001(4).

[11]李建华.以德治党与政党伦理建设[J].湖南社会科学,2003(5).

[12]王兴宏、徐京城.论执政党的道德建设[J].政工学刊,2002(4).

[13]吕本修.论中国共产党执政道德的特征与功能[J].理论学刊,2012(4).

[14]吴灿新.党的道德形象与党的政治生命[J].岭南学刊,2011(4).

[15]刘奎波.加强党的执政道德建设[J].理论前沿,2006(12).

[16]万俊人.道德何以兴国立人?——学习领会习近平总书记在山东考察时重要讲话精神[N].光明日报,2013 -12 -13(1).

[17]乔法容.“五四”以来的中国革命道德规范[J].高校理论战线,2000(3).

[18]王翔,曾长秋.和谐社会视阈中的中国共产党执政道德建设[J].毛泽东思想研究,2008(3).

[19]陈媛.论反腐败的道德机制建设[J].上海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4(3).

[20]苏振芳.中国共产党在弘扬传统道德中的历史重任及其启示[J].思想政治教育研究,2010(6).

[21]朱前星.执政道德:中国共产党政党功能调适的素质保障[J].湖南行政学院学报,2012(1).

 

 

 

附件: 亚当_斯密的美德思想对提升中共执政道德建设的启示及当代价值_张梦园.pdf
分享到:
中共西藏自治区委员会党校 西藏自治区行政学院 保留一切文字图形权利 藏ICP备09000421
主办单位:中共西藏自治区委员会党校 西藏自治区行政学院
制作单位:中共西藏自治区委员会党校